2012年燈具照明行業發展總體趨勢 後亞運時代 光亮照明工程時間將縮短

LED城市照明:棘手的選擇

閱讀:755/來源:成都AG亚游集团照明工程有限公司/發布時間:2014-10-29 21:01:14

“產業熱得發燙,市場冷的發顫”。這就是國內LED城市照明產業目前所麵臨的最大尷尬。究其原因並不複雜,近兩年的全國性“試驗”結果讓每個城市都必須麵臨一次艱難的選擇:按照政府的鼓勵選擇國內品牌,但絕大多數中國LED照明企業並不具備生產高質量LED燈的能力;選擇國外品牌可以保證質量,但要麵臨更高的成本負擔。

  “佛山LED照明產業實現工業產值200億元,年均增長35%,形成包括裝備、材料、芯片、封裝、燈具和應用推廣的比較完整的產業鏈。”這是最近廣東省佛山市提出的2012年LED產業發展目標。這讓人想起2009年5月“十城萬盞”剛剛宣布時爆發出的激動人心的推測,當時的相關預測數據是:2009年中國大陸需要140萬盞,全球需要240萬盞,未來市場潛力之大可見一斑。在這一大好形勢的鼓動下,目前中國至少有3000家企業涉入LED產業。但事實上, 2009年“十城萬盞”的21個試點城市中,已經安裝的LED路燈(含隧道燈)大約僅為22.2萬盞。2010年的情況同樣不如人意。

  就像過去兩年全中國主要城市所經曆的那樣,佛山市也要麵臨一個棘手的問題:選擇哪個品牌的LED燈?按照過去的經驗,每個城市都會盡可能地選擇所管轄範圍內的LED企業。可是,目前國內LED品牌是否能擔此重任?“LED城市照明為什麽雷聲大雨點小,一個重要的原因是LED燈的質量問題頻生。”在最近舉行的2010“LED與城市照明”論壇上,科銳副總裁施毓燦認為。

  目前國內生產的LED 路燈產品質量良莠不齊,在光效、照明均勻度、顯色性、使用壽命等均存在技術不穩定的問題,特別是光衰過於嚴重。在有些城市,LED 路燈安裝才兩三個月的時間便不亮了。“一個LED節能燈可以實現50%至80%的節能效果,其中30%的落差來自於產品的質量。”施毓燦告訴記者,目前,國內LED燈的廠商魚龍混雜導致行業競爭混亂。

  一個有趣的現象,在世博會和2008奧運會、2010年亞運會上,幾乎用的都是CREE、飛利浦等外國品牌,而很少見到國內LED品牌。“因為在這樣的國際性大會上,質量比一切都重要。”這是業內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。

  經過近兩年的全國性“試驗”,擺在每個城市麵前的難題仍然是選擇什麽LED品牌的問題。這是一個不可回避的尷尬:一方麵政府對LED照明市場的鼓勵政策不斷加碼,另一方麵LED城市照明市場潛力巨大,各城市大力培植所在區域的LED企業,但產業發展的初期階段決定著,絕大多數中國LED照明企業並不具備生產高質量LED燈的能力。究竟是要自己的企業還是要高質量?

  質量問題讓很多城市不敢貿然上馬LED項目或采購LED。在LED市場的萌芽期或試驗期,中國有些城市寧願通過加入2006年發起的全球“LED City計劃”而獲得應用LED的全球經驗(該計劃已經有24個城市加入)。天津是一個典型的例子,早期天津的LED照明活動搞得轟轟烈烈,天津工大校園響應Cree的LEDCITY號召,路燈項目成一時美談,但相比眼下的國家級計劃,天津反而稍顯低調。


  一些重點城市的立場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,開始傾向選擇質量。但高質量,意味著高成本。“上海想要大力推廣LED,但是成本過高仍是目前最大的障礙。但如果選擇高質量的LED燈,這些城市又將麵臨巨大的成本壓力。”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邵誌清道出了LED城市照明最大的難點。 一個行業內公認的事實:即便是從事晶片製造,國內已經頗具規模的企業,其產品售價還不到Cree公司產品售價的一半,更不到日本日亞公司產品售價的1/4。這就是高質量的代價。昆明最近算了一筆賬,以昆明為例,按0.483元/度算,160萬盞LED路燈可省下約8000萬元電費,但是安裝LED路燈算上電纜、工人安裝費用,以及路燈成本,需多花48億元。

  “沒有政府補貼,估計大多數人都不會使用LED燈。”這是業內的另一個共識。但更令LED企業尷尬的是,當其他類節能產品享受國家政府直接補貼的時候(比如空調、汽車等),LED行業卻因為沒有出台行業國家標準,即使政府想發補貼,都沒有標準可依。目前LED照明的節能補貼都是由各城市自己掏腰包,所以一般都是補貼給自己區域內的LED企業。這也是決定著各城市立場偏向本土品牌的緣故。

  AG亚游集团該如何運作LED城市照明?每個城市仍然是一頭霧水。需要政府做統籌安排,但這一切還隻是剛剛開始。